• 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
    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财经频道 > 宏观经济 > 正文

    煤价上涨电力紧缺 煤电矛盾如何缓解?

    2021-09-30 11:19  来源:证券日报网 向炎涛 贺王娟

        本报记者 向炎涛 见习记者 贺王娟

        近日,由于电力供应紧张,东北地区等多地发布限电通知,部分企业实行错峰生产或停产,甚至有地方已将限电蔓延至居民用电。对此,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负责同志9月29日表示,国家发改委将会同相关部门加大协调力度,向东北地区倾斜资源,全力保障东北能源运行平稳。

        电力紧张的背后,实际上是煤炭的供需失衡。对于今年电力紧缺的原因,厦门大学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主要原因还是今年电力需求突增,二是因为煤价上涨,电价没涨,导致发电企业积极性受到一定影响。今年1-8月我国全社会用电量增长达到双位数,一般的预测是在5%-6%,而新能源的增量无法满足电力需求的增量,所以只能转向煤电,导致煤炭需求今年有较大幅度的增加,使得供需之间比较紧张。”

        电力紧缺

        “燃煤紧张的时候,前一段时间燃煤火电的存煤基本上没有超过一星期的,这很危险。电力需求是不可储存的,用多少发多少。燃煤电厂必须要有一定燃煤存量,以便在用电量增长时能够快速增加发电量。但是假如燃煤电厂没有存煤,电力供需平衡就出现问题。”某煤炭企业一位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说道。

        该负责人分析,今年以来,我国经济快速复苏、持续保持良好增长态势,社会用电量不断增长。由于新能源电量增长无法满足供电需求,为平衡电网负荷,燃煤电厂发电量大幅增加,致使煤炭需求增长较快。而同期煤炭供给增长略显缓慢,导致煤电供需出现持续紧张状况,造成了本轮煤炭价格的快速上涨。

        我国能源资源的基本特点是“富煤、贫油、少气”。据生态环境部大气环境司司长刘炳江透露,近年来,我国煤炭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持续降低,2017—2020年,全国煤炭消费比重由60.4%降至57%左右,非化石能源在国内能源消费占比从13.8%提高至15.8%。据申万宏源研报,2016年开始煤炭行业供给侧改革以来,至2020年我国共淘汰落后产能8亿吨,基本完成供给侧改革目标,煤炭供求矛盾得到有效缓解。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前两年国家在电网稳定运行的基础上强调新能源的发展,包括水电、光伏、风电等,但是在储能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新能源仍存在供应不稳定的问题;关于电力负荷的问题,目前火电是当前支撑电网负荷平衡、保证电力出力、电网安全稳定的最重要力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燃煤火电仍然将在电力供应中占据主力位置。

        “以风电为例,风力发电与电网用电峰谷存在不匹配的问题,在储能问题没有很好地解决情况下,风力发电无法满足电网正常用电需求。光伏情况稍微好一些,能够在白天抵消一些负荷,但受天气和日照条件的影响很大。分布式能源、地热等在中国现行条件下,也都有很多限制。所以现在要完全依赖新能源现在还是很难的。”前述煤炭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说。

        煤价上涨

        8月份以来,煤炭价格不断攀升。动力煤期现货价格已突破千元大关,创历史新高;焦煤期货主力合约年内累计涨幅超60%。受煤炭价格上涨影响,内蒙古、宁夏多地发文,允许交易电价基准上浮不超过10%。不久前,大唐国际、国电电力等11家燃煤发电企业更是联名呼吁上浮交易电价。

        某煤电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证券日报》记者,这一轮煤炭价格上涨对于北方电企影响更严重,因为过去北方煤炭多,煤价低、电价也低,但现在是北方煤价高、电价低,而南方一直是煤价高、电价高。“如今的煤价已经高得离谱,有的厂已经涨超100%了,现在是煤价和电价倒挂,煤价涨了这么多但是电价却没涨。”

        根据2019年9月国务院常务会议的决定,从2020年1月1日起,取消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将现行标杆上网电价机制,改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机制。基准价按各地现行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确定,浮动范围为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

        “基准电价各地不一样,各地都有自己的标杆上网电价,而上下浮动的标准是基于2019年的市场环境决定的,如今市场环境已经发生了改变,原材料价格上涨厉害,即使上浮10%仍然压力很大。”该人士表示。

        谈及煤价上涨原因,该人士表示,一方面是用电需求的增长,另一方面和这几年煤炭去库存有关;第三是贸易摩擦导致的进口煤减少;再加上过去很多煤炭超采,如今禁止超采也客观上减少了煤炭产量……多种因素共同作用下,出现了煤炭紧缺价格上涨。

        “现在全国煤电厂的煤炭库存都很低,一个是煤炭价格太高,没钱买;即使有钱买,也未必买得到,所以发电量也在减少。”该人士告诉记者,往年到了这个时候基本要开始为冬季发电准备煤炭库存,但是现在不仅煤电厂库存很低,煤炭厂的库存也很低,中间商则基本没有库存。

        “需要指出的是,当前煤炭行业的集中度较高,而电厂相对分散,电企在煤企面前议价权有限。煤企既有私营又有国营,很多私营煤企追求利益一味涨价,而电企多为国营,承担着保电责任,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加剧了煤电矛盾。”前述煤电企业相关负责人说道。

        煤电矛盾如何缓解?

        在我国,由于“市场煤、计划电”的格局,煤炭价格的高低,会使燃煤电厂和煤矿在业绩上呈现此消彼长的形态,即煤价低,燃煤电厂利润高,煤矿经营举步维艰;煤价高,煤矿欣欣向荣,而燃煤电厂利润下滑、甚至亏损。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山煤国际、晋控煤业、昊华能源、陕西煤业、中煤能源等煤炭企业上半年业绩均出现了大幅增长;而晋控电力、豫能控股、京能电力、华电能源、内蒙华电等业绩都大幅下滑。

        前述煤炭企业人士告诉记者,煤炭生产企业和燃煤电厂作为产业链上联系最为紧密的双方,一直在不断的博弈。在燃煤火电中,燃料成本占总成本的70%,所以煤价的高低直接决定了电厂的利润,在这种情况下,出路之一或许是煤炭企业和火电企业协同发展,实现煤电一体化发展。

        煤电一体化有多种形式,比如同一个集团内既有燃煤电厂,又有煤炭企业,在资源供应上可以签订长协,以缓冲价格的波动带来的影响;或者以煤电企业和煤炭企业互相参股的形式发展。

        事实上,在业内,煤电一体化的思路早已提出。在林伯强看来:“煤电一体化肯定是可以做,不过煤电一体化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煤电矛盾,只是把煤电矛盾内部化,煤电一体化也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核心还是要完善电价机制,进行电力市场化改革,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告诉记者,此轮煤价上涨主要是由于上轮供给侧改革过度去产能叠加进口煤受限导致的,虽然有周期性因素,但更多的还是持续性的。因此预计下半年煤价依然会保持较高水平,但涨势有放缓迹象。“市场煤、计划电”的格局与矛盾是长期以来煤与电市场化改革不同步累积所成的,可以从电源、电网与配电侧“厂网分离、独立运作”的角度逐步市场电力领域的市场化改革。

    (编辑 上官梦露)

    -证券日报网
    • 24小时排行 一周排行
    g3国际

    版权所有证券日报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80014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81903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67号京ICP备17054264号

    证券日报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证券日报社电话:010-83251700网站电话:010-83251800

    网站传真:010-83251801电子邮件:xmtzx@zqrb.net

    证券日报APP

    扫一扫,即可下载

    官方微信

    扫一扫,加关注

    官方微博

    扫一扫,加关注